博客
博客 +立即订阅

第四章 硬币的另一面,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在短暂的休息之后——我带着感激的心情回来了。到目前为止,前三章内容在领英上有大约5000次访问,比一篇同行评议论文的平均水平高出100倍,比预期的准确多了5000次。

       你们的兴趣和信任让我有机会用几段话来谈谈事情的另一面。关于一个很少被讨论的问题。

一个问题

      纵观全球,在2018年,我们庆祝了路易斯·布朗的40岁生日以及我们科学界的40岁生日,一些主要的期刊都在这一时期刊登了特别版面。 《生育与不育》邀请了66位杰出的科学家,他们都是生殖领域中某一方面的先驱;在他们140页的篇幅中,经常使用诸如“最重要的进展”、“显著改进”、“最全面的发展”、“巨大的”等短语。几乎所有的论文都对过去的成就感到乐观和高兴,为未来勾画了光明的前景。
       无意质疑这些说法。我只错过了引用的643篇参考文献中的一篇 -前一年发表在同一期刊上的文章。两年后,它的声明在一份开放获取的期刊上得到了详细解释(leicher et al., Worldwide decline of IVF birth rates and its probable causes, HRO 1-7, 2019, doi:10.1093/hropen/hoz017)。请让我插入1995年到2016年美国新鲜自体试管婴儿周期后的年出生率。评论可以在文章中找到,在这里我只想提供事实。

图1 1995至2016年,美国新生自体试管婴儿周期后的年出生率

       现在还有另外一个问题,来自英国。2020年1月,英国《每日邮报》公布了英国IVF诊所中的最差成功率和最佳成功率,活产/开始周期率的差异为3.6倍(12比43%),这两家诊所间的距离只有50分钟的车程。根据人类受精和胚胎管理局的统计数据,这些结果与其他结果没有显著差异,其余77家诊所的结果在效率级别上分布均匀。
       你们知道一个事实吗?以目前的能力,我们只能治疗世界上55对不孕不育夫妇中的1对,即使每年以10%的速度增长(这远远高于当前的现实),可能也需要30年才能帮助到30%的需要帮助的人(Vajta et al., 2015)。
       胚胎学是其中的一部分。一个鲜为人知,或许也不那么重要,但仍然很有趣的事实。这种情况很少见,但也一点也不独特。欧洲两家著名的诊所在同一年(2017年)公布了关于两种胚胎培养系统的结果。培养基组成和数量、胚胎、孵化无差异。一切都一样,除了结果, 完全不同。不是轻微的不同,而是这两个实验室的结果有着惊人的不同。恰恰相反的两个结果,没有解释。一个大大的问号。
       这是一个实验。病人会怎么样?(我不会在这里提供更多的细节,感兴趣的人可以在私人信件中获得参考资料。)
这些问题可能会引起担忧和怀疑。

       该怎么做?该相信谁?该如何进行下去?我可能会提及单一培养液到序贯培养液再到单一培养液的曲折过程。值得一提的是,从1996年至今,在牛的IVF中,我们使用了单一培养液完成了7天的全过程胚胎培养(Holm et al. 1999),这与今天在人类体外受精中广泛宣传的类似。
       然后是一些暂时流行的附加组件:各种技术的辅助孵化、囊胚皱缩、人工卵母细胞激活、精子DNA碎片、IMSI、PICSI、PGT-A(最初名为PGS)、干式培养箱、胚胎移植胶,甚至是时差系统,所有这些对整体结果的价值都存在疑问。这并不是我这样说,所有的疑问都得到了全面和系统的审查支持。
      但是,我们在自己的实验室也发现了问题。在其他地方非常有效的方法,在我们的环境中,几个月甚至几年都无法产生预期的结果。更恼人的是,尽管我们已经尽了最大努力,这些已经建立的技术或者阶段性工作就是崩溃了,结果变得不可接受,而且长期得不到解决。这些所谓的“问题期”比想象中更常见(例如Dean Morbeck在2020年欧洲生殖年会上的会前讲座:2030年的IVF实验室https://www.eshre.eu/eshre2020/virtual/searchable/virtualsessionconfid=0000004170&sessionid=0000079370&key=1f76aa7513f885fd329370235ea368acb7200bbc)。

       在试验性的实验室里,科学家可以自由地向世界各地的同事寻求帮助。在家畜实验室里,我们周围可能还有几个好朋友可以征求意见。然而在人类试管婴儿实验室中,法则、规则、老板和商业利益限制了公开讨论。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只能使用我们自己有限的资源和以往的经验去解决遇到的问题,这可能会延误找到正确的解决方案。所以,我们这里有一个大问题,我们有责任找到解决办法。让我们从使我们瘫痪的链条中最薄弱的一环开始。

技术转移

      通过深入研究,我们必须认识到阻碍胚胎实验室发展的最大障碍之一是缺乏成熟的技术转移途径。最明显的例子就是玻璃化冷冻,一个看似简单,相当原始的手工操作。每个人都可以在几个小时内学习和演示,最多一天。那么,为什么我在世界各地遇到了几十个版本的OPS技术,偏离了原来的方法,严重影响了结果?为什么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才能达到可接受的效率?为什么经过多年的持续应用,实验室之间仍然存在相当大的差异?
首先,玻璃化冷冻并不像看起来那么简单。有许多小问题、陷阱和技巧需要注意学习和通过练习来克服,就像开手动车一样。
其次,你没有驾校和驾考的严格要求,你没有警察来检测你奇怪驾驶和处罚你不当行为,如罚款、取消资格、甚至监禁。好吧,你可能会说,驾驶是危险的,人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
那么玻璃化冷冻呢?
我不想在每个IVF实验室都派武装警察,但我非常怀念适当的培训。
目前,可能性仅限于:

  • 分销商。只有极少数的分销代理商会在给定问题上接受简单的培训,与你打交道的时间也非常有限。
  • 展会。每个人都专注于咖啡、食物和礼物。
  • 会议及讲座。其目的是创造兴趣,而不是教学。
  • 现场演示。人满为患,主要是社交活动。
  • 使用手册。要么太短,要么太长,都不利于关注重要的细节。
  • 视频。在网络上的视频多数是肤浅的和线性的,没有机会反馈。
  • 在实验室里呆上几周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但也是少数幸运儿的特权。
  • 在各自领域拥有一定知识基础都让人参与的链式教学。不幸的是,这项方法的每一个步骤都被侵蚀了。

       作为顾问,我的私人访问或多或少是成功的,但至少需要在某个单位待上一周的时间,之后还要反复进行在线咨询。大多数诊所都没有时间和精力,我的机会也很有限。
       在令人沮丧的经历后,我们尝试了一些不同的方法,使用了过去十年未被尝试过的可能性,不是手册、不是视频、不是指南,而是像教练般存在的手机移动应用程序。

  • 分步操作:准确指导整个玻璃化冷冻-复苏过程,内置秒表功能;
  • 交互式、个性化的信息:可自由选择每个步骤;
  • 直接与发明人和生产商联系。

以下是OPS App的第一个公开版本

                     安卓版                                                                           IOS版

然而,在这一点上,我们需要更多的资源。

       请让我们知道你对这个主意的看法(制作胚胎学实验室操作指导应用程序),特别是OPS应用程序。
       所有建议都会得到考虑和答复,最好的建议将被放置在这个网页和以后的APP版本中。
       告诉我们,怎么能做得更好。谢谢你,朋友。
       联系我们:
       电子邮箱:tech@vitavitro.com
       网址:www.vitavitro.com/contact/
       或者在我个人领英上第四章的的贴子进行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