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博客 +立即订阅

关于新鲜囊胚移植的担忧合理吗?

      关于新鲜囊胚移植,我司首席科学家Gabor Vajta教授在最近一期的《Human Reproduction》发表了相关看法并引起了广泛关注。我们认为:应该通过系统地消除引起并发症的因素,来改进和规范囊胚培养技术,而不是把婴儿连同洗澡水一起扔掉,考虑回到分裂期胚胎移植。

     最近,欧洲人类生殖与胚胎学会(ESHRE)杂志《Human Reproduction》发表了Spangmose等人的研究,“4601例单胎和884例双胞胎在新鲜胚胎移植后的产科和围产期风险:来自CoNARTaS小组的北欧研究”(2020 Apr 28;35(4):805-815,doi: 10.1093/humrep/deaa032)。尽管标题描述得并不确切,但该研究比较了新鲜囊胚移植与分裂期移植和自发受孕后的结局。作者发现新鲜囊胚移植与胎盘和围产期并发症的高风险相关,包括前置胎盘和早产。此外,囊胚移植改变了性别比例,男性比女性多。此外,与单分裂期胚胎移植相比,单囊胚移植后有更高的同性双胞胎的风险。作者的结论是,在新鲜周期中,延长胚胎培养到囊胚期有可能危及产科和围产期结局。这一发表在知名杂志上的结论可能会对正在进行的争论产生长期的影响,为扭转实际的趋势提供了一个可怕的论点支撑,因为许多中心可能更倾向于保留或回到“看起来更安全”的第2-3天胚胎移植。

       但是这些数据是否经过仔细调查,是否考虑了所有可能的因素,结论是否完全合理?

       在我们给编辑的信中(Vajta and Parmegiani, Cleavage stage vs. blastocyst transfer: a more considerate analysis suggested;Human Reproduction in press, doi: 10.1093/humrep/deaa202),我们强调了以下事实。囊胚培养是一项相对较新的技术,在2000年之后才慢慢在世界范围内引入。在Spangmose等人最初几年的研究中,囊胚的培养和移植仍处于起步阶段,存在气体成分错误、培养液不当和胚胎操作处理等问题。直到今天,许多生殖中心仍在使用5%的CO2空气混合气体,尽管有超过20年的证据表明,高氧浓度对体外生长的胚胎有害。尽管取得了重大的进展,但对于如何最佳地使用适当的培养液,仍然存在许多误解。最近也有观点认为,许多商业化培养箱缺乏适当的湿度,可能影响囊胚培养的结果。培养到囊胚期需要更长的体外时间,所有的不利影响可能会被放大。此外,缺乏标准化和随意选取的操作规程也可能对胚胎发育产生长期影响。

       然而,这些问题并不是囊胚培养的内在组成部分,只是应用不当的结果。

       另一方面,新鲜囊胚移植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更高的妊娠率和出生率。这些数据应该首先被提及,然后是不良结果的轻微增加所引起的担忧,应该列出可能导致这些负面影响的因素,或者在适用的情况下进行分析。

       我们的最终结论是:我们应该通过系统地消除引起并发症的因素,来改进和规范我们的囊胚培养技术,而不是把婴儿连同洗澡水一起扔掉,考虑回到分裂期胚胎移植。

       在他们的回信中(Spangmose and Pinborg, Human Reproduction, in press,doi: 10.1093/humrep/deaa201),作者同意,他们本可以更多地强调囊胚培养和对其的改进,但他们不认为这是描述囊胚培养的利与弊的范围。

       根据杂志主办方的规定,有了这个答案,辩论就结束了——显然只有在杂志上。

大家都在看: